英国脱欧之后,欧盟将更团结吗?

时间:2019-10-23 08:22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工商时报社论 英国首相约翰逊的脱欧协议虽然获得欧盟同意,但日前却没有在英国下议院通过,以脱欧为职志的约翰逊,就任不到百日,几经折腾、歹戏拖棚的英国脱欧之最终篇章,如果还是被迫要在今

工商时报社论

英国首相约翰逊的脱欧协议虽然获得欧盟同意,但日前却没有在英国下议院通过,以脱欧为职志的约翰逊,就任不到百日,几经折腾、歹戏拖棚的“英国脱欧”之最终篇章,如果还是被迫要在今年换届的欧盟领导团队全部到位之后决定,则恐怕要到明年1月底才会有最后的结果。

2019年是欧盟领导团队权力重组的一年,不同于5年前面对乌克兰与远在中东ISIS的国际政治危机、乃至于近在咫尺的恐怖攻击,最近几年的难民与移民问题,已经成为欧盟国家普遍的政治经济社会、甚至是种族宗教文化的问题。而无论是各国极右派政党势力的崛起,政党轮替几乎变成常态,或是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以及2017年法国总统马克宏上任后,强势挑战德国的领导权,都成为欧盟未来发展的变数。

从1950年法德义荷比卢倡议建立“煤钢共同体”,在1967年会合“原子能共同体”和“经济共同体”成立“欧洲共同体”以来,历经最重要的1991年“欧洲经济货币联盟”和“欧洲政治联盟”,1993年更名为现行“欧洲联盟”、以及取消国境通关的“申根条约”,进而成为一个的“超国家”。特别是欧元在2002年的使用,乃至于前苏联的东欧国家于2003年和2007年,分为两批陆续加入欧盟,也促使2007年里斯本条约的“欧洲宪法”之诞生。相对于北欧国家与英国依然使用自己的货币来说,舍弃每半年就换一次的各国领导人轮值制度,2009年开始施行的“欧盟总统”(执行委员会常任主席)与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的“欧盟外长”,具有完整的政治统合之高度象征意义。

正因为如此,今年5月底欧洲议会选举之后,欧盟最重要的领导班子人事也陆续在今年换届,就成为观察欧盟的重要指标。首先是在7月由代表新民意的欧洲议会投票,选出欧盟执行委员会的主席,11月1日接任5年届满的容克,而德国国防部长范德莱恩成为史上第一位的女主席;再者,欧盟高峰会的各国领导人也在今年7月选出比利时总理米歇尔,从今年12月1日起,接替现任的图斯克,成为“任期两年半、可以连任一次”的欧盟高峰会常任主席。此外,欧盟成员国也在10月中旬,任命IMF前总裁拉加德,成为“任期8年、不能连任”第一位欧洲央行的女行长,从11月1日起走马上任。

在这种欧盟当局重要人事换届的年度,困扰欧盟各国领袖和决策高层超过3年的英国脱欧,今年最直接的影响莫过于英国还是参加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而一延再延的脱欧时程也因7月底,新任的约翰逊首相就职后,提出一定会如期在10月底做到“不脱欧,毋宁死”(Do or Die)的政治承诺,而显得更加戏剧化。

从2016年6月的脱欧公投以来,保守党政府已经折损卡梅伦和梅两位首相,现任的首相约翰逊从7月底就任迄今不到100天,就经历下议院投票屡败屡战、党内大老与党籍议员集体出走被开除党籍、上议院决议延后脱欧、最高法院裁定国会休会的决定不合法。而最新的大挫败则是下议院在10月19日就“约翰逊版”的脱欧协议进行表决,最后的决议是必须相关措施立法完峻后再通过之修正动议;简言之,英国脱欧必须再延后三个月,到明年1月底。又或者要等到10月底的英国国内政治形势的发展,以及范德莱恩11月就任欧盟执委会主席之后,才会明朗。

过去十多年曾经担任德国总理默克尔三个重要部会首长职务的范德莱恩,重视德国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的军事参与,支持欧洲更进一步的成为“欧洲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Europe)。在这三年多来共同经历过英国脱欧的历程之后,一个“更团结的欧洲”,似乎是理所必然。

展望未来5年的欧洲联盟,在英国脱欧与美国总统选举结束后的2020年,由德国和法国主导的欧盟当局,还必须面对三个挑战。第一个挑战是与美国之间的贸易争端,美国川普以课征关税为手段的贸易战火,已经延烧到欧盟;而对于北约组织的军事支出之分摊,川普则向来是不假辞色,认为欧洲各国必须提高国防支出提高到GDP的2%。第二个挑战则是过去几年困扰各国已久、造成彼此责难龃龉的难民配额与移民问题,因为这直接牵动到各国的大选,甚至会影响社会稳定和治安好坏。第三个挑战则是面对欧洲右派政党兴起,以及受到选民支持的“疑欧”和“反移民”之政策主张,欧盟当局要如何克服这个盘根错节、源于国际政经社会的问题,无疑才是欧盟领导团队年底换届和英国脱欧之后,最重要的政治任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