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稿:特朗普的荒诞历史观

时间:2019-10-20 08:58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了望台 美国总统特朗普两周前宣布从叙利亚撤军,背弃库尔德族盟友,深受国内外一面倒的谴责。为了替自己辩解,他竟然给出库尔德人没有在诺曼底战役帮过我们的理由,令人啼笑皆非。这不是特朗普



了望台

美国总统特朗普两周前宣布从叙利亚撤军,背弃库尔德族盟友,深受国内外一面倒的谴责。为了替自己辩解,他竟然给出‘库尔德人没有在诺曼底战役帮过我们’的理由,令人啼笑皆非。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因不懂历史而闹出笑话,有中学教师甚至公开撰文控诉他对历史无知、误人子弟,是‘中学历史教师们最恐怖的梦魇’。

狡兔死、走狗烹。

久居叙利亚与土耳其边界的库尔德族人,作为打击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中坚力量,以鲜血和生命保卫自己的家园,并成为美国反恐大业最重要的出力者,却在伊斯兰国力量基本被歼灭,美国要和土耳其巩固关系的当儿,变成了美国的弃卒。

特朗普两周前(10月6日)宣布从叙利亚撤军,主要是出于国内选情考量,一来兑现从国外撤军的诺言,二来转移民众对通乌案弹劾危机的注意力。

但特朗普背弃库尔德族盟友,深受国内外一面倒的谴责,连国会共和党人和军方也表达不满,让特朗普备受困扰。上周三(10月9日),他终于慌不择言地说出“库尔德人没有在诺曼底战役帮过我们”的无厘头辩解,倒打一耙怪罪对方没在诺曼底战役出力。

这段天马行空的怪论,让听者都觉得匪夷所思,怎么样也无法理解特朗普为什么从叙利亚局势一下子跳到了诺曼底?1944年6月6日联军在法国的诺曼底登陆,又怎么跟库尔德人扯上半点关系?

特朗普的神辩解于是引来了另一轮评论,有为库尔德族叫屈,也有谴责特朗普的历史观荒诞绝伦。

同情库尔德族者指出,库尔德人是一个没有正式国家的民族,他们散居在土耳其、叙利亚、伊朗和伊拉克,他们没有正统的军队,而二战是国与国的战争,他们根本没有参与的余地。

为出卖库尔德族自辩的特朗普在上周三是这样告诉记者的:“正如有人今天在一篇非常有力的文章中所写,他们(库尔德人)没有在二战时帮我们,举例来说,他们没有在诺曼底登陆战中协助我们。我们花了大量的钱帮助库尔德人……你们说他们曾与美国并肩作战,这也没错,但他们也是为他们的土地而战。”

特朗普所说的这篇文章是美国保守派网站“市政厅”的一篇专栏,该专栏支持特朗普撤军并放任土耳其采取军事行动。文里还提到美军参与的其他两场着名战役仁川(韩战)和溪山(越战),以及美军在阿富汗坎大哈省的打恐行动。但特朗普只提到他所熟悉的诺曼底而给人留下以偏概全的错误印象。

特朗普早上读了这篇评论,没有好好消化、融汇贯通,就在下午记者会上拿出来当挡箭牌,结果闹出文理荒诞和逻辑不通的笑话。

无论如何,以库尔德族缺席一场距离遥远与他们毫不不相干的战役为理由而背弃他们,是特朗普历史观荒诞绝伦的另一典型例子。

有人称它为特朗普的“诺曼底教条”(Normandy Doctrine),有的称它为“诺曼底条规”(Normandy Rule)。着名历史学家鲁宾(Michael Rubin)还为此写了篇讽刺短文,“提醒”台湾、韩国、以色列,以及爱沙尼亚它们可能是下一个被美国背弃的对象,因为根据诺曼底条规,他们分别在美国革命战争、美国解放西印度群岛格林纳达、1812年英军烧毁白宫和墨西哥人围攻得州阿拉莫边寨时,都没有帮美国出过力。

有人说,德国和日本是二战美国的死对头,怎么在战后却成为美国的好友。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特约评论员阿里反问特朗普,沙特阿拉伯、俄罗斯、朝鲜、以色列、土耳其、菲律宾、埃及、匈牙利都没有在诺曼底和美军并肩作战,可是特朗普却很欣赏它们的领袖,为什么只挑库尔德人来开刀?

国际关系和历史认知少得可怜

大家都知道,特朗普不读书,他更像是一个电视迷和推特发烧友。他对国际关系和历史,尤其是中东历史的认知少得可怜。

8月初,美国和伊朗紧张关系升级时,他在推特上挑衅伊朗,嘲笑它从未赢过一场战争。伊朗外长扎里夫干脆当起教师给他上了一堂历史课,细数伊朗数千年来击败无数入侵者的光荣史。伊朗屡败外敌,靠的就是豁得出去、视死如归的铁血精神,正因为有如此悠久的历史,培养了伊朗独特的民族自尊。

特朗普不懂伊朗史,硬要和伊朗拗,难怪处处碰壁。

6月他宣布对伊朗进行新一轮制裁时,竟然把死去30年的伊朗最高领袖霍梅尼当作现任领袖哈梅内伊。

9月1日,40个国家元首齐集波兰,参加二战爆发80周年纪念活动。特朗普因飓风来临取消行程。记者在白宫草坪遇见他,顺口问他对错过波兰纪念日有何感想,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他一开口就送上祝贺:“我要祝贺波兰。这是个伟大的国家,有伟大的人民。”

为充满哀思与悼念的纪念日送上祝贺,好比外国领袖向美国纪念911的活动发出贺电一般很不得体。难怪网友纷纷谴责特朗普“丢人”“没有同理心”和“不懂历史”。

美国历任总统若非世家出身,就是名校法律系毕业并进入公共服务体系,在经济政治方面受过理论熏陶和在职培训。

特朗普是历任总统中素质最低的一个,他缺乏对社会、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最基础的常识认知,完全不懂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和相互作用后果。这些事情他都不懂,也不想懂,偏偏又爱表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