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出现抗争浪潮世界正陷示威之年?

时间:2019-10-22 13:40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国际时政
作者:香港01评论编辑室 1848年的欧洲被喻为诸国之春,欧洲大陆各国都爆发了骚乱或革命,当中大部份都以民族主义挂帅,旨在撼动法国大革命前的封建贵族旧政权。2019年可说是世界之另一场示威之

作者:香港01评论编辑室

1848年的欧洲被喻为“诸国之春”,欧洲大陆各国都爆发了骚乱或革命,当中大部份都以民族主义挂帅,旨在撼动法国大革命前的封建贵族旧政权。2019年可说是世界之另一场示威之年。除了香港6月爆发由修订《逃犯条例》而爆发之漫长示威浪潮,苏丹、印尼、伊拉克、西班牙、智利、黎巴嫩都接连爆发大型示威,不少如西班牙加泰隆尼亚者,更有跟香港示威连结及学习之报道,多国亦有不少示威场面,令人联想起四个月以来之香港街头。上述多国之示威,有稍为平息如伊拉克,旷持日久如苏丹、印尼,亦有方兴未艾如智利、黎巴嫩。何以各地均现示威,而他们之政府又如何应对?

苏丹

苏丹可谓打响此示威之年的第一枪。其军方于6月3日开枪驱散在首都喀土穆(Khartoum)军方总部门外静坐之示威者,造成过百人死,震惊全球之“喀土穆大屠杀”。不少妇女被强奸、被杀之尸体被拒进尼罗河中,其凶残手法,直接导致其政府倒台。示威者发动全国总罢工,全国陷于停顿,国际社会亦群起谴责,非洲联盟更冻结苏丹会籍。内外交迫之下,军方一个月后与专业人士、反对派、工会、学生等各界组成之联盟签订“还政于民”的民主化协议。然而协议过后,苏丹示威潮依然持续,原因为示威者要求由有公信力之人选出任调查“喀土穆大屠杀”的独立调查委员会,要求将前政府高官送上当地甚或国际法庭审判,并且要解散策动屠杀之“快速支援部队”(Rapid Support Forces)。

印尼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于数月前的大选成功连任后,于10月20日正式宣誓就职,雅加达街头却戒备森严,毫无欢腾之气象。当局虽然禁止任何示威,然而此前全国各地仍有不少零星示威。持续个多月的反政府示威源于政府提出修订《反贪委员会法》(Corruption Eradication Commission Law),被视为削弱反贪委员会之独立地位及搜查权。同时间政府又提出修订《刑法草案》(Criminal Code Bill),禁止婚前、婚外性行为、婚外同居等,又对侮辱总统、副总统、宗教、国家机构及国家象征等刑事化,被认为进一步收紧印尼人民之人身及言论自由。民众于9月24日法案表决当日包围国会,并成功迫使佐科维多多宣布押后表决,至今却依然未全面撤回。

伊拉克

相对苏丹及印尼,持续两周便平息的伊拉克示威源于示威者对于政府长期腐败无能,应对公共服务不济、失业问题高涨等束手无策,10月1日军方最初以强大武力镇压示威,造成短短一周而有过百人死、六千多人受伤。本来总理迈赫迪(Adel Abdul Mahdi)打算以武力慑服民众,称军队执法符合国际标准,更宣布断网及宵禁令,却反令局势升温,伊拉克人民公然违反宵禁令继续上街,不得不令迈赫迪迅速软化,称会成立独立调查小组彻查军方滥暴问题,惩罚对平民开枪军人,并将其执法权转移到警察,又承诺十三项重大民生改革、改组内阁、宣布为丧生示威者举行为期三天的哀悼日、又恳求民众给予时间政府落实改革承诺。迈赫迪果断作出重大让步果然有效摆平局势,示威立即降温,10月9日的巴格达街头竟而首度出现平静。

智利

相比起因战乱而贫穷的伊拉克,智利身为拉丁美洲最富裕之国家,近日亦因地铁加价一事而爆发大型示威。示威于周一起因地铁宣布加价两成而爆发后已迅速出现暴力事件。大部份针对首都圣地牙哥的地铁设施,有近85个地铁站受严重破坏。虽然总统皮涅拉(Sebastián Pi?era)宣布撤回加价,示威亦未见平息,原因为智利长久以来之贫富悬殊。当圣地牙哥进入紧急状态及颁布宵禁令下,皮涅拉与孙子在高级意大利餐厅庆祝生日的照片却在网络上疯传,激起更大民愤,加上皮涅拉出动军队镇暴,令人联想起民主化前皮诺切特(Augusto Pinochet)治下的军法统治岁月,惹来极力抨撃。示威者的手段亦转趋极端,四出抢掠及纵火,令一间超市及一间制衣厂的平民被烧死。皮涅拉延长宵禁令,但示威仍未有降温迹象。

顶一下
(6)
50%
踩一下
(6)
5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